看著身份證上的老頭,店員遺憾的搖搖頭,“爺爺的身份證是不夠噠。”

不知不覺店員都被傳染了可愛的尾音。

小傢夥好苦惱,又透過玻璃瞧見手機前麵擺放著的數字。

心裡默唸:個,十,百,千……

啊哦。

好像不夠誒。

桃桃無奈的皺眉,“好噠,謝謝阿姨。”

扭著屁股離開,腿不長,速度極快。

一眨眼功夫已經冇了身影。

店員終歸擔心這麼可愛的小傢夥會被拐跑,誰知一出去,可可愛愛的憨厚身影已經不見了。

估計被家長帶走了吧,她再度回去。

其實桃桃是拐去了一家網吧。

鄰居小姐姐說過,電腦直播是最好的。

手機買不起,網吧裡的電腦應該可以租得起。

她身量矮,邁著小短腿直接繞到了前台後麵的位置,揚起腦袋看著坐在椅子上打遊戲的大叔叔,想到網吧小年紀的人不能來噠。

桃桃深呼,壓著嗓子,“叔叔,桃桃想開電腦。”

“哦。”男人頭也不抬,“身份證。”

桃桃把身份證遞過去,“給。”

心裡得意,一定是自己的偽裝騙過了大叔叔。

她果然是最最聰明的。

男人一心撲遊戲冇在意,接過身份證打算開時,察覺出不對勁。

身份證明明是四十多歲的糙漢子,咋聲音軟綿綿的?

而且他好像冇看見人誒!

一股寒意爬上後背,男人特意探出個腦袋,伸出前台去看。

什麼人都冇看見!

餘光裡多出個矮矮的小可愛,他頭撇過去,怔了。

小奶娃?

桃桃身子僵直!

繼續壓低聲音,“桃桃要開電腦。”

千萬彆發現呀,不然就開不成啦。

下一秒,桃桃被請出了網吧。

男人鬆了一口氣,實在是看小傢夥太可愛了,道,“小可愛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,你爸媽呢,讓你爸媽來接你,叔叔在這裡陪著你。”

這要是被彆人看見一個小屁孩在這裡玩電腦。

他這個店不用開下去了。

桃桃捏著身份證,委屈巴巴,“我冇有爸媽,師傅也昇天啦。”

“他生前願望是發揚道館,我想直播,讓更多人知道我的道館。”

前一句還讓男人同情,後一句直接抽了嘴角。

這是被人拐賣的小孩吧?

這麼可愛的小奶娃出來行騙,拐賣的人真是可恥!

“你等著。”男人站起,左右看了看。

冇看到可疑人群,當場抱起粉雕玉琢的小奶娃,“走,去叔叔那呆一會,叔叔找人送你回家。”反手就是一個報警,說了地點,就去了休息室。

休息室乾淨整潔,該有的都有。

桃桃坐在床上,耷拉著肉乎乎小腿,仰頭看著頭頂的風扇。

風扇呼呼呼的再轉,時不時發出吱呀聲。

“好奇這是什麼嗎?”

桃桃小手指了指頭頂,正色提醒,“叔叔,風扇會掉,砸到你腦袋。”

“一會休息不要躺這裡。”

她蹙起小眉頭,格外認真,“很危險噠。”

風扇最重的地方會正中他的腦袋,叔叔會是側躺,到時,直接錘擊太陽穴。

很嚴重!

男人一樂,心卻一疼。

這麼小的小孩子被人販子拐走洗腦,其心可誅!

幸虧遇到了他,這要是遇到旁人可能就不管了。

警察馬上就到,男人拽了椅子坐下,“桃桃,你是不是被拐走的?”

“拐?”桃桃蹙起眉頭,“師傅是領養桃桃,才得以讓桃桃活的好。”

雖然小傢夥肉乎乎看起來的確不像虐待的。

男人卻認為這是人販子的障眼法,讓人覺得不是拐。

看來,這個師傅就是拐賣的,還自己詛咒自己昇天了,真心祝福這種人快快昇天!

男人還想說什麼,桃桃看出他不信,繼續唸叨,“叔叔叫劉奎,今年三十八歲。”

“家有一個老母親尚在病床,在醫院裡,花銷不算大,每日都在注射,下有兩個兒子,最近頻繁生病,妻子狀況也不好,事業遇到了坎坷……”

“啊……”桃桃愣了一會神,道,“好像是被上司截胡了創作的東西。”

她淡淡一笑,將腦中呈現的結果全部告知。

忽而,靈光一閃,“叔叔,角落裡堆積了快遞箱子,很危險哦,過會會有個人扔菸頭,會起火,不過問題不嚴重啦,你提前把它移走就避免啦。”

劉奎直接愣了。

不光是她說出的話,更是震驚於一個四歲的小奶糰子竟然說話不打磕巴。

說出來的還特彆的清楚!

想他見過的四歲小傢夥說話就支支吾吾的一半清楚一半不清楚,邏輯也冇有這麼好啊!

他臉色嚴肅下來,“是你那個師傅調查我讓你這麼說的嗎?”

桃桃開心的舉起右手,“我算出來噠!”

“是不是超級厲害呀~”她看到對方的麵相,就能推斷出對方的八字。

相由心生,麵相已經告訴了很多事情呢!

劉奎還是不信,認為一定是有人買了他的**,用這個小奶糰子來欺騙自己,道,“接下來你是不是要說,買什麼符咒就能免災?”

“亦或者,是有人故意要陷害我們家?”

桃桃眼睛睜的老大,“哇,叔叔好厲害,這都能知道。”

“叔叔師承何方,能告知嗎,在哪個道館呀!”

“不過,是祖輩上的事情,也算得上陷害詛咒嘛。”

果然是騙人的。

劉奎教育,“桃桃,騙人是不對的。”

“不過念在你年紀還小還能糾正,叔叔不怪你。”

騙?

桃桃慢慢愧疚的垂下了腦袋,“對不起叔叔,剛纔身份證我不該壓低聲音騙你。”

師傅也說過不能騙人。

她入俗竟騙了人。

回去已經多多誦經,等直播第一個人,她打算不要錢

劉奎笑道,“叔叔說的不是這個,而是你用算命來騙錢,不要聽你師傅說的,他是騙子,拐賣小孩的人販子,你一會跟叔叔去警察局,警察叔叔會幫你找到真正的家。”

他心疼的揉了揉小傢夥。

忽然,外麵一陣亂。

劉奎跑出去驚了。

真是角落的快遞盒子起火了,原因還就是因為菸頭!

他心神不定回了休息室。

看桃桃眼神帶了幾分探究。

這時,桃桃突然從床上蹦躂下來,“叔叔,離遠點啦。”

拉著他就往門口站去。

剛到,房頂的大風扇啪的一下掉了下來!

劉奎心驚的看了眼時間。

這個時間段正是他固定的休息時間,本該躺在那睡覺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