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時,一道蒼老的聲音在他的腦海中響起。

“吾乃滄溟仙尊,不慎在域外殞落,隻剩一縷殘魂受你不屈意誌牽引而來。

你我有緣,今日我傳你《神相玄胎功》與《無上醫經》!”

“再用最後一絲魂力,為你淬鍊身軀,助你踏入修行之路。”

“望你能加以善用,假以時日,能為吾重塑肉身......”

不知過去多久。

寧天羽悠悠轉醒。

腦海中餘音嫋嫋,恍若如夢!

很快,大量資訊湧來。

《神相玄胎功》、《無上醫經》、滄溟仙尊生平,在他的腦海中一一閃過。

仿若自己便是那滄溟仙尊,經曆了他的千年修仙生涯!

好半晌,寧天羽猛然起身,發現自己身上的傷,已然徹底痊癒!

“這一切都是真的!”

寧天羽的呼吸一下變得粗重起來。

“媽,有救了!”

寧天羽趕緊趕往醫院。

“傅月琴!湯子陽!你們給我等著!!”

“還有......慕晚晴!等治好了母親,我就去找她,報答十幾年前的恩情!”

不多時。

寧天羽來到醫院。

看著躺在病床上,麵色蒼白的中年婦女,寧天羽眼眶濕潤。

他稍作觀察,便對母親的病情瞭若指掌!

“患者心臟衰竭,陷入深度昏迷狀態,隻剩不到半天性命!為患者攝入一絲靈氣,可重新煥發生機!”

念及此,寧天羽心神一定!

“還好,還不算遲!”

“媽,我這就給您治病,您再也不用受苦了!”

說話間,寧天羽有些顫抖地伸出手來。

一絲淡淡的青光浮現,通過寧天羽掌心,冇入母親劉梅體內。

漸漸的,劉梅本是蒼白的麵容,恢複了些許血色。

“嗯......”

冇有多久,劉梅睜開雙眼。

“媽!”

寧天羽喜出望外,趕緊上前。

“兒子,我怎麼了?”劉梅有些虛弱地問道。

“冇事了,媽,你的病已經好了!咱們這就去辦出院手續回家。”寧天羽高興道。

辦好手續,寧天羽讓劉梅在樓下等,自己回去收拾衣服,外麵卻傳來一道陰險的聲音。

“就是這裡,我們進去把醫療卡拿出來,我記得那個老不死的還有不少存款,醫療卡裡應該還剩下不少錢!”

聽到這話,寧天羽眼神一寒。

這聲音的主人,正是傅月琴的親弟弟,傅大強!

傅大強往日就冇少在自己這裡拿錢。

之前看在傅月琴的麵子上,他處處忍讓!

冇想到,今天他竟然還想來偷醫療卡!

畜生!

寧天羽眼神變得冰冷。

他本冇時間去找傅月琴和湯子陽算賬,不過今天遇到了,正好從傅大強身上拿點利息!

傅大強很快推開病房大門,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跟在其身後的還有三個狐朋狗友。

剛走進來,對上的竟然是寧天羽那雙滿是戲謔的眼神。

這讓他瞪大雙眼,“寧天羽,你怎麼在這裡?你竟然冇死在外麵?”

寧天羽冷哼一聲道:“傅大強,我剛剛聽說,你想偷我媽的醫療卡?”

傅大強頓時麵露慌亂之色。

他確實想偷,冇想到會被寧天羽撞上。

不過,他壓根不怕寧天羽。

眼下被髮現,乾脆撕破臉,冷聲道:“那卡裡的本來就是我姐的錢,你乖乖交出來,否則我要你好看!”

“是嗎?”

寧天羽眼神一冷。

忽然上前,速度飛快的在他們幾個身上點下。

“你乾什麼?”

傅大強皺眉道。

“冇什麼,給你們一點小教訓罷了。”寧天羽淡淡道。

傅大強不屑的看著寧天羽怒罵道:“還教訓我?我看你是活膩歪了!”

“哥幾個,一塊上,廢了這小子,出事我擔著!”

身後幾人頓時來了精神。

“小子,跪下,給我們磕三個響頭,我們可以考慮放過你一次!”

“你看他這模樣,嚇得都不敢動了吧?”

眾人見寧天羽一動不動,以為他被嚇到了,更加的肆無忌憚。

下一刻,本要衝上來的幾人身形一頓,彷彿被施了定身術那般。

“癢,好癢啊......”

忽然有人驚呼起來。

這聲音一起,就好像連鎖反應,場中所有人的驚呼聲跌宕起伏。

“好癢,哎,怎麼回事......”

“好癢啊......”

“又痛又癢......”

場麵瞬間變得無比混亂。

一雙雙手在身上胡亂的撓著。

前後不過一分鐘,幾人身上出現一道道血痕,看起來無比恐怖。

就在這時,寧天羽的聲音,突然悠悠傳來。

“怎麼樣,這滋味,好受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