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從溫青然回到王府之後,墨非離的失眠症不藥而癒了。

聞到她身上熟悉的香味,墨非離心臟空缺的地方得到滿足。

一夜無夢睡到天亮。

他發覺自己對溫青然的在乎超出了自己的預期,他一開始期盼兩個月的約定結束。

可當時間一天比一天少時,墨非離開始慌了。

五石散這種東西他是知道的。

青樓和賭坊用來控製人的手段,戒斷不了的。

而且價格昂貴,一旦沾染上這輩子都離不開。

以後溫青然還缺錢的話該怎麼辦?

難不成她又去青樓接客?她的臉被毀容之後,接不到大客,隻能多接散客來賺錢。

想到這裡,墨非離再次徹夜難眠。

兩個月的時間轉瞬即逝,溫青然白天出門後遲遲未歸。

墨非離開始慌亂,想派侍衛出門尋找,又覺得跌份。

暮色降臨,墨非離終於坐不住,剛想派人去找,就聽到下人稟報溫青然回府。

她今日難得冇有再做一副妓女風情打扮,而是穿著普通良家女子的衣裳,慢慢走進王府。

她手中提著籃子,裡麵裝了些菜。

看著坐在床邊的墨非離,溫青然溫柔一笑,“都這麼晚了,王爺還冇歇息嗎?我給王爺做些晚膳好不好?”

兩個月來,溫青然第一次冇有自稱奴家。

也是她第一次提出要給他做菜。

這是三年來兩個人第一次一起吃飯,也是最後一次。

原來,她也在數著日子。

墨非離冇有回答,隻是站起身,“本王已經用過晚膳。”

雖然廚子做的菜全被他推到地上了。

“冇事兒,王爺若是今夜不吃,可讓小廚房的人明早給王爺熱一熱,當然也可以直接讓人倒了。”

溫青然的言語輕鬆,冇有絲毫的不捨。

溫青然是為了墨非離學會做菜的,三菜一湯很快端到桌上。

“這道鬆子鱖魚是王爺以前脾胃不佳時最愛的一道菜。你說酸甜的味道很可口。”

“唔,還有這道白灼芙蓉蝦。晚上吃些清淡的魚蝦對身體好。”

墨非離看著溫青然將菜一道道從食盒裡拿出來。

三年來他第一次吃到溫青然的手藝,,每一道菜都吃得很多。

躺在床上時,溫青然冇有如同以往那般引誘他。而是拿著他的手輕輕地放在腰間。

“今天有些不舒服,王爺輕些。”

她聲音輕柔地好似在保護什麼。

最後一夜,墨非離根本不想睡。

翌日,溫青然輕手輕腳地從床上起來。

她在銅鏡前穿戴好衣裳,伸手在小腹上輕柔撫摸。

她有身孕了,小煙兒得救了。

從此之後,她和墨非離形同陌路。

溫青然走到墨非離床邊,這一次她冇有同以往那般吻上墨非離的額頭,隻單單看著他,眼裡湧上淚水。

“墨非離,此生不複相見。”

——

墨非離醒來已時晌午,身邊已經涼下。身側之人早已離開。

他心底猛地一慌,翻身下去看到溫青然的衣物全都包間了。

她在府裡兩個月,他命下人為她準備了吃穿用度的所有東西。

而這些東西全都消失不見。

兩個月結束了。

墨非離原以為這一天到來,他的心也不會亂。

可墨非離從這一天開始徹夜失眠。

他安慰自己,他給的銀兩隻夠她揮霍一些日子,但是她要吃五石散,過些時日一定會再來找她的。

可過去將近一個月,溫青然都冇有出現過。

墨非離終於坐不住,派出王府侍衛去查詢溫青然的訊息,“找到溫青然了嗎?”

“冇有。”

“不可能。她要吃五石散,就算一萬兩銀子也隻夠她揮霍一個月的。”

墨非離心慌起來,他開始擔憂溫青然是不是找了彆的男人。

雖然她的臉毀了,可是她的身子妖嬈勾人,在床上又放得開。這樣的女人怎麼可能找不到男人?

一個時辰後,侍衛再來稟報,“王爺,一個月前溫姑娘就離開京城了。”

墨非離打開門,徹底慌了。

怎麼可能?五石散這種東西除了京城彆的地方根本找不到。

除非,她找到了一個手可通天的男人,不需要在京城也能拿到五石散。

墨非離此刻隻想將那個男人弄死!

“去查她的訊息,這三年裡她所有接觸過的人和事,本王都要知道!”

墨非離派出去的人並冇有查到溫青然背後的男人是誰,卻查到了溫青然曾在青樓上生下過一個女兒。

在青樓時因身中蠱毒後身體虛弱,多次險些流產。

身中蠱毒是為他人吸了身體毒素。

而那個人是……